万博娱乐平台 > 中医养生 > 特色疗法 >

2018 ASCO 肺癌研究32强大阅兵(上)——靶向治疗篇

2019-01-12 18:43

  既然是巡礼,就要按照小组的分组情况。对于肺癌研究,主要分为靶向和免疫两大部分,每个部分又根据靶点不同,治疗阶段不同再具体细分,此外还有一些领域内的其他相关话题,可供大家参考。我们先来看看上半区----靶向治疗及其相关领域的重要研究。

  之前的一篇文章,小V就已经重点介绍了这个研究,而ARCHER1050的摘要在小V发文的第二天就公布了,在此不再详述。详见:后来的Dacomitinib:逆袭的“80后”

  结论:对于EGFR突变的患者,Dacomitinib在总上优于吉非替尼,可能成为新的一线选择用药。

  结论:BE联合方案(贝伐单抗联合厄洛替尼)可以提高疗效且毒性耐受,可作为EGFR突变的新的治疗选择。

  对于EGFR突变患者,是否需要在一线治疗时联合化疗,联合怎样的化疗方案,这个争论从靶向治疗诞生时开始就一直存在,而该研究的结论,为联合卡铂+培美曲塞的治疗模式又添了一颗砝码。

  乍看起来,该研究和一个研究的设计相仿,差别仅在样本量不同。同样是贝伐单抗联合厄洛替尼对比厄洛替尼单药一线治疗EGFR突变的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为什么PFS的优势没有为OS?到时可拭目以待。

  从治疗策略到治疗手段,EGFRm+的NSCLC的一线治疗,始终是各家必争之地,因此,该组被成为死亡之组,可谓实至名归。当地时间6月4日的下午3点到6点,在Hall B1将展开“死亡之组”的厮杀,敬请期待。

  既往研究表明:BRCA1的mRNA表达水平高低与NSCLC的预后呈负相关趋势,因此,能否将吉非替尼联合PARP剂奥拉帕尼治疗EGFR突变NSCLC发展成一种新的治疗模式,就成了一种值得尝试的新策略。本研究中,吉非替尼单药组和吉非替尼联合奥拉帕尼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0.4个月和12.8个月,P=0.329;ORR分别为68%及78%。

  特点:首次尝试联合应用olapanib和gefitinib的二期随机对照研究。

  抑癌基因LKB1失活的非小细胞肺癌较为常见,且临床性较高。二甲双胍可以通过多种机制影响抑癌基因LBK1,从而增加AMPK信号通表达,达到抗肿瘤的作用。

  结论:在EGFR-TKI靶药中加入二甲双胍可以明显提高患者的PFS、OS和ORR。

  众所周知,Pembro最近一直在高歌猛进,疯狂收割NSCLC的一线适应症,唯独有一块高地,始终被TKI占领,尽管觊觎很久,却终是无功而返。该研究继续在未经TKI治疗,PD-L1表达阳性的EGFR+人群中尝试免疫治疗的可能性,首要研究终点是ORR。

  结论:在EGFR+的患者中,即便是PD-L1高于50%的人群,Pembro的疗效也不理想,表明免疫治疗在这类人群中并不是一个可选的治疗方式。

  特点:在入组11个病人后,仅有1人显示出疗效(ORR=9%),入组中止。

  在泛靶点剂的研发中,二代TKI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,但却始终无法很好的解决不良反应严重这一问题。因此,寄希望于新的药物来突破瓶颈,也是一种策略。

  结论:TAK-788对EGFR 20ins的患者有较好的抗肿瘤的活性,毒副反应与其他TKI类似。

  这一组研究或应用新药,或联合老药的创新模式,或在新的人群中尝试可能性。既可谓”温故而知新“,又兼有”江山代有人才出“的发展趋势,同时还有“明知不可而未知”的,具备了滋生黑马的一切条件,故成为“黑马之组”。

  所谓WINNER TAKE IT ALL,距离最后一块拼图的理论支持,就差这么一步。如何证明奥希替尼是有史以来对于EGFR最好的一把钥匙,罕见突变这迟早是要开的,这是刚需。

  结论:奥希替尼对具有EGFR不常见突变的患者可产生非常高的及持久的有效率。

  早在2年前,山东罗欣药业与韩国Yuhan Corporation公司就订立协议,获得其非小细胞肺癌新药YH25448在中国(含、澳门)的开发、生产及商业化。YH25448是一种不可逆的EGFR-TKI剂。该研究显示,91例可评价的既往TKI靶药耐药的晚期NSCLC患者(包含T790M突变的),ORR为64%,值得注意的是,在脑转移患者的有效率为56%。

  结论:相比于crizotinib,尽管用药时间显著增加,但600mg bid的Alectinib可以显著改善ALK+患者的PFS,巩固了其一线标准治疗的地位

  特点:这样一个傲娇到没有朋友的研究,居然连个壁报讨论都没有,我也是醉了。

  钥匙用久了,锁芯总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磨损,但具体是因为哪个锁柱出现了问题,就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。研究显示最常见的耐药机制是T790M丢失,同时产生EGFR C797S/G。PI3K-AKT-mTOR 通的活性突变、MET扩增、HER2活性突变及扩增、ALK /ROS1 /RET 融合、BRAF及KRAS活性突变也是被发现的耐药机制。

  结论:在疾病初次进展后继续应用Osimertinib 仍可显示临床获益,而Osimertinib的耐药机制呈多样性,以T790M丢失最为常见。

  靶向治疗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治疗方式,相反,新的药物在解决问题的同时,也会带了新的问题,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,从数据层面开始对耐药机制展开的不断探索,使得人们对于肿瘤本质的认识也一步步加深。“漫漫其修远,吾当上下而求索”,确实如此。

  AURA3研究已经Osimertinib在T790M耐药人群中的疗效,如何找到一个可早期判断疗效的指标,对优势人群的选择有着深远的意义。研究显示:采用ddPCR方法在应用Osimertinib3周后6周后的血浆EGFR进行检测,在207例可评估患者中,150例能够检测到EGFR突变的患者,相比于57例没有检测到的患者,其PFS明显缩短,8.3 VS 14(月);单独对第3周的血浆检测结果进行分析,结果类似,5.7 VS 10.9 (月)。

  结论:对于继发性T790M突变的患者,EGFR突变在Osimertinib治疗后3-6周持续存在是疗效不佳的指标。早期动态检测血浆EGFR状态可预测T790M患者接受Osimertinib的疗效。

  近年来,靶向治疗真实世界研究的热度持续飙升,作为传统研究终点的PFS的价值越来越受到挑战。原因在于,很多研究的研究者都会在肿瘤影像学进展之后继续应用研究药物,已获得最大限度的临床获益;另一方面,随着经验的增加,人们因不良事件应用研究药物的情况也越来越少见。在这种情况下,TTD作为新的评价指标,具有更现实的意义。研究显示,两者的相关性可达0.91.

  结论:在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相关研究中,TTD与PFS高度相关。TTD超过PFS3个月以上的病例也不在少数,这些都提示TTD作为RWE的研究终点存在很大的需求。

  本月初,正大天晴公司宣布: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(CFDA)已正式批准盐酸安罗替尼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患者的三线治疗,掀开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治疗新篇章。

  研究纳入437例患者,随机分组至安罗替尼组(12mgqd d1-14天,21天为一周期)及安慰剂组。

  结论:不论鳞癌还是腺癌,Anlotinib组的PFS均有显著改善,可作为NSCLC的后线可选治疗而不考虑组织学分型。

  作为发生率3-4%的耐药突变,met14外显子突变早已为人所熟知,针对性药物的研制也从未停止。该研究纳入具有MET14跳读但不具有EGFR/ALK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,初治经治均可,接受tepotinib 500mg qd的治疗。结果显示:15例患者中,60%的患者达到PR、20%的患者达到SD。3级以上AE有3例。

  结论:Tepotinib治疗MET 14跳读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安全有效。

  随之靶向研究的不断深入,人们越发的觉得之前所取得的所有,都仅仅是沧海一粟。我们知道的越多,越发现自己的。正因此,不断的研发和探索就成为了的目标。需要了解的是,当更多新机制,新标准不断进入我们的视野,我们始终需要立足于真实世界进行分析和研究,而这才是研究的初衷和方向。

  32强巡礼(上)靶向治疗篇就和诸位分享到这里,下篇----免疫治疗的诸豪强,请关注本号今日发布的第二条。

  小编将会到ASCO现场为您传回现场最新消息,医脉通会同步更新会议上公布的研究信息,请持续关注噢~

相关文章推荐
精华回答
热门观点 更多>>
国医大师邓铁涛:养生先养心 养心先养德
新型养生草本获科学技术一等草晶华科技人类
江北区科协举办夏季科学养生健康
应该补上“科学养生”这一空档
新华微评:让科学养生